网站首页学校介绍校务公开行政信息工会园地师资建设德育动态教学教研党务工作年级动态招生工作西藏部初中部群众路线
 
 
校长信箱管理:
 
 
无标题文档
子站:
用户: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校办刊物 >> 发展教育 >> 《发展教育》第2期
 
粗读•细读•悟读——高中语文阅读教学探微
·日期: 2011-06-23 16:16:11  ·作者:xhy   ·点击次数:2623

薛华

当前,高中学生阅读能力的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真可谓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究其原因,除了学生阅读的时间和空间受到严重挤压的客观因素之外,阅读教学本身的有效性备受质疑。阅读教学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什么样的阅读教学才是有效的阅读教学?

笔者以为,要弄清这一问题,首先应该研究当前高中学生阅读的现状。因为只有建立在学生需要基础上的阅读教学,才是真实而有效的教学。我们现在的教育对象是90后,他们是在卡通、漫画的陪伴下长大的,读书的兴趣没有培养起来,自主阅读的习惯没有养成。除了读几本教科书,做几篇阅读,课外基本不读书,与文字存在较深的隔膜,很难走进文本。面对一篇千字文,学生很难在较短的时间内把握文章的基本内容,抓不住文章的要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整体阅读、快速阅读的能力不够。在平时的阅读教学活动中,为了急于完成教学任务,师生的双向互动变成了教师的单向传授,学生被动地接受老师的传授,不再享受阅读的快意,停留在浅阅读的层面,难以领略文本的深层意蕴。可以说,上述三个方面的问题相互牵绊,严重制约着阅读教学的有效性。

针对学生阅读存在的实际问题,笔者以为,改善高中学生阅读状况的立足点在课堂教学。新课改以来,关于课堂的教学目标,提出了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三维目标。这一提法是具有前瞻性的,充分体现了语文学科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的特点,但在实际教学的过程中,阅读教学的目标反而变得不那么清晰了。因为一节课的时间是有限的,预设的目标太多,反而容易消解语文课的特质,弱化有效的课堂教学,特别是对于生源较差的学校。因此阅读教学的目标,阅读方法的训练与能力的提高应该是贯穿始终的核心目标,而目标实现的基本途径应该是文本的粗读、细读与悟读。

粗读是细读的基础,是阅读的第一步,即古人所说的“观其大略”。粗读不是走马观花,而是快速把握文章内容的一种阅读方式。粗读的意义在于对文本有一个整体的理解和把握,避免碎片化的解读。写人叙事类的文章,以《项脊轩志》为例。这篇文章的基本内容,可以用“一间小屋,两种情感,三世变迁,四个女人”来概括。“一间小屋”当然指项脊轩了,整篇文章叙事抒情的内容都是以项脊轩的发展变化为依托的;“两种情感”是指这篇文章所抒发的喜和悲两种情感了,主要是悲;“三世变迁”是指文中共写到归氏家族三代由聚而散,走向解体的过程;“四个女人”是作者重点感怀的对象,分别是老妪、大母、妻子、妻妹。文章叙事围绕“喜”和“悲”展开,围绕“喜”字,主叙读书之乐与环境之美;围绕“悲”字,通过诸父异爨、母亲问子、祖母探孙和妻逝无聊四件琐事来抒发悲情。议论类的文章,比如《米洛斯的维纳斯》,首先应找到这篇文章的基本观点,即“她为了如此秀丽迷人,必须失去双臂”。为了证明观点,作者清冈卓行分别从“双臂残缺获得整体美”、“复原双臂丧失美感”、“丧失的只能是双臂而不是其他”三个层面讲道理。实际上,类似这样的概括或者分层的办法有利于学生从整体上把握文章内容,只不过现在被老师们丢弃了,我们要做的只是重拾传统。从课堂教学的实际来看,粗读环节的加强有利于课堂结构的建立,避免课堂过于零散琐碎,所谓纲举目张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细读是粗读的升华,是抓住文本的细微之处,推敲其中的深层意蕴,倾听文本发出的细微的声音。陆九渊在《陆象山语录》中写道:“读书切戒在慌忙,函泳工夫兴味长;未晓不妨权放过,切身须要急思量。”如果说通过粗读只能欣赏到枯树搭成的花架,那么细读就可以欣赏到花架上生气蓬勃的葛藤花卉。那么,细读究竟应该从哪里入手呢?

1、从看似平常的细节切入。对于写人叙事类的文章来说,细节是文章的生命,蕴含着丰富的内涵。而学生由于阅历的关系,容易忽略看似平常的细节,不能进入文本的深处,体会文本的深层意蕴,因此教师要引导学生关注细节,品读细节,读出滋味。还是以《项脊轩志》教学为例,要真正领悟这篇叙事散文的精髓,就应该细细品味其中动人的细节。文章第1段写到这样一处细节:“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作者一个人呆在小小的简陋的书房里读书,全心投入。读到疑难处,作者低头沉思,是为偃;读到会意处,作者舒展身姿,心情愉悦,神采飞扬,是为仰;读到动情处,手舞足蹈,或吟或唱,是为啸歌;读累了之后,心中沉寂下来,凝神沉思,闭目修炼,是为兀坐;读书的时间长了,有时移步室外,给小鸟喂食,渐渐地和小鸟结为了朋友,作者靠近的时候小鸟一点儿也不害怕,不愿意离开。总之,细腻的动作描写将读书之乐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又悄无声息。又比如第2段中的“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耐人寻味,东家的狗怎么会对着西家叫呢?狗遇熟人一般不会叫,遇到生人才会叫,文中写到东家的狗对着西家叫,这说明在当时的归家大院里生活的人们已不常往来,整个归家业已解体。当一个完整的归氏家族四分五裂,呈现在作者面前时,内心的伤痛可想而知。归有光在表达内心的感受时,选取了生活中极为平常的一幕,平易中见出深情。类似这样的细节文中还有多处,正是通过这些看似平常的细节,归有光将心中丰富的人生感受传达出来。而正是通过细细品读这些看似平常的细节,我们才能读出其中的千种滋味,真正走进一位散文大师的内心世界。

2、从看似平淡的语句切入。一篇文章是由很多句子构成的,而貌似平淡的语句仿佛埋在沙砾中的珍珠,等待着我们去发掘。还是以《项脊轩志》(粤教版必修2)教学为例。“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句话就可以说是这篇文章的珍珠,不显眼,看似平淡,却意味深长。这棵树应该是夫妻两人美好感情的见证。从上文的“凭几学书”就可以看出来,作者和妻子的感情应该是情投意合的,夫妻之间的生活应该是甜蜜蜜的。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逝去的美好的生活如今成为作者心中永远的伤痛。根据下文的表述“余久卧病无聊”来看,丧妻之后作者的生活过得非常的艰难,丧妻的打击再加上应试的不顺,作者的心境暗淡无光,庭院中的这颗枇杷树成为了作者心灵的寄托,陪伴着作者度过那段孤苦难耐的日子。如今树还在,可人事全非,睹物思人,怎能不令人格外伤悲?这句话承载着作者对亡妻的深深的怀念之情,真可谓古人所说的“不言情而情无限,言有尽而意无穷”。看似平淡的句子背后深藏着如此丰富的思想情感,不通过细读,凝神深思,与作者展开心灵的对话,无法领会其中丰富的思想感性。而正是在细读的过程中,学生粗糙的心灵渐趋细腻与丰富了

3、从看似无关紧要的字词入手。一个字抑或一个词,本身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因为灌注了作者的心血,往往能够烛照全篇,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关乎全篇。以《寒风吹彻》为例,文题中的“彻”字看似无关紧要,实则统摄全篇,有着丰富的内涵。其一:极端寒冷的天气。“冬天又一次来到村里,来到我的家。我把怕冻的东西一一搬进屋子,糊好窗户,挂上去年冬天的棉门帘,寒风还是进来了。它比我更熟悉墙上的每一道细微裂缝。”哪怕是作者呆在室内,但寒风依然无孔不入,威力无比。身处室外,一路上作者感到“一野的寒风吹着我一个人”,天地如此空旷,没有阻拦,狂风肆掠,我在寒冷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和无助。其二:异常冷漠的人性。文中写到作者看到一个老人冻死在雪地里,荒野外。这个老人身上的棉衣烂了几个洞,棉花露在外面,鞋子的底磨得快透了一边帮。就是这样一位处境艰难的老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肯帮他,给他温暖,最后死在了冰冷的雪地里。作者对这样一个孤独的老人的离去是心寒的,因为老人不单单死于天寒,更死于冷漠的缺少温情的社会。文中还写到作者姑妈的死,母亲在告诉我时说得那么平淡,平淡地让人感到诧异,人与人之间的温情看不见了,冰冷的人际关系让人心痛。当我拉着半车柴火回到家里,父亲对辛劳了一天一夜年龄尚小的孩子,没有一句嘘寒问暖,只有冷冰冰的责骂,而仅有十四岁的我没有吭声,也没有在父亲的怀里哭泣,即使是父子之间,温情也荡然无存。其三:孤独无助的生命。在作者看来,生命的冬天已经来临,生命的冬天无法抵挡,因为穿再厚的棉衣也不能温暖冰凉的心灵。 “冬天总是一年一年地弄冷一个人,先是一条腿、一块骨头、一副表情、一种心情┅┅尔后是整个人生。”在寒冷面前,生命是渺小的,无助的,没有人能够抗拒。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谁也帮不了谁。作者在此明确地表达了对生命的看法:生命是孤独的,无助的,悲观的。“我围抱着火炉,烤热着漫长一生的某个时刻。我知道这一时刻之外,我其余的岁月,远在屋外的大雪中,被寒风吹彻。”写到最后,作者仍不忘强调我的生命,我的亲人们的生命,一辈子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孤独地生存,生命是灰色的。可以说,整篇文章的内容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上紧紧扣住“彻”字展开。“彻”字虽小,功莫大焉。如此深刻的内涵,不细读是没法领会的。

如果把阅读教学活动比作登山揽胜,那么粗读应该算是坐着缆车浏览,远观其形貌。而细读则是徒步近观,与美丽的山色亲密接触,观其色,闻其香,嗅其味,沉醉其中。仅止于此,显然还不能尽享游览的乐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有登上峰顶,才能将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因此,细读之后的悟读就显得意义不凡。如果说细读是入乎其内,那么悟读就是出乎其外。如果说细读能帮助我们拥有了树木,那么悟读就让我们拥有了整座森林。以《我与地坛》为例,通过引导学生细读节选一的三处景物描写,学生对其中蕴含的思想与情感有了明确的认识。但地坛与作者究竟是怎样的关系?为什么作者对地坛一往而情深?此时就需要跳出文本,将这三处景物描写以及文中的一些重要信息综合起来进行思考。“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在作者倍感孤单与无助的岁月,正是地坛默默地陪伴着他,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15年时光。可以说,地坛是作者心灵的知己。在最狂妄的年龄突然失去了双腿,坐在了轮椅上,其打击之突然、打击的力度之大,真的让一个小伙子感到绝望,他想死!但荒芜的地坛给了作者深深的启迪,古老园子的一草一木凸显了天地间万物顽强的生命力。园子里的蜂儿、蚂蚁、瓢虫、蝉蜕甚至包括露水,这些平常被我们忽视的微不足道的小生命这时候都舞出了生命绝美的舞姿,他们可爱的动作、悦耳的欢呼将作者从痛苦的深渊往上拉,它们在启示作者:活着多美好!正是在古园中,作者枯萎的心灵慢慢发出了新芽。地坛就这样用它无声的语言开导处于人生低谷的作者,帮助作者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念和勇气。因此可以说,地坛是作者人生的导师。海德格尔说:“人在现实中总是痛苦的,他必须寻找自己的家园,当人们通过对时间、历史、自然和生命的思索明白了家之所在时,他便获得了自由,变成’‘诗性的存在’。”失魂落魄的史铁生来到地坛,这个历经沧桑的古园到处是生命舞动的景象,这些舞动的小小的生命给了作者深深的启迪: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从太阳升起的清晨到夜幕降临的黄昏,其间的轮回是多么美妙无比。对于史铁生来说,生命的本意已经不是生命的存在,而是一种思考,他的身体撑着一个灵魂让他洞悉这个残酷而又丰富的世界。命运永远都是对的,此处的不公总有彼处的公正来替代。罪孽和福祉总是相形并促,永不分离。痛苦让他可以抛弃母亲的爱,可以视人间为地狱,可是他却被这样一座古园打动了,地坛成为了作者精神的家园。显见地,悟读是细读的升华,是阅读的最高境界。如此读书,学生才能成为书本的主人,而不是奴隶。也唯有如此读书,学生的独立人格得到培养,思辨能力得到锻炼。

总之,粗读、细读和悟读是阅读链条上的三个重要环节,既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共同决定着阅读所能达到的高度。学生阅读兴趣的培养,能力的提高也取决于此。

【作者简介】薛华,大学本科,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8 Since 2001 Power by sygz.net Edu.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中山市实验中学
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东区东江路12号 粤ICP备11042786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16位以上颜色 IE5.0/firefox3.0/Opera9.6以上版本浏览器
网站技术支持:sygzic@126.com 内容审查电话:0760-88331091